您的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团队活动 >

西宁也不是中国电影的世外桃源

时间:2019-08-09


和一贯似乎与主流对立的独立电影展相比,FIRST 电影展上的片子已经展现出了内在的一些社会关系和社会变迁的探讨,他们更柔和,更自我,更宽容。他们不必只能走第六代导演的海外拿奖、海外放映路径,他们可以走国际电影节,也可以在中国寻找到一条更加本土化、更有机会上映的途径—— 那就是 FIRST 。这个电影展让他们不必只是停留在利用自己的人脉拍个自己的心愿,而是能成为更专业、更成熟、覆盖面更广的创作者。


就像这个影展的创始故事一样,他们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标准的反叛主流的故事。或者说,这是主流人群的一次“撒野”狂欢。他们追求自由创作,但不拒绝上层力量,他们找到了一条中间路径。


3


只是一切和电影有关的故事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更新着,中间路径也没那么好走了。


电影依然是 FIRST 的核心话题,但是在青海大剧院之外,有一个更广阔的电影产业、电影市场在涌动着,所有人都力求在这里赌赢一把。


过去一年,有关电影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大查税从政策层面引发了整个行业的动荡,上半年观影总人次减少接近一亿表明人口红利已经见顶,各个电影公司公布的财报更是跌倒低谷,华谊兄弟上半年亏损超过3.2亿,华策影视亏损超过5500万。


这和几年前电影行业的火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马凯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当年他的导演处女作《中邪》在 FIRST 首映一结束,就有超过30家电影公司蜂拥而至,甚至直接把他堵在了机场。电影公司不仅要买下《中邪》的版权,还准备和马凯签约。


这样的故事在现在的 FIRST 已经不太常见,或者更准确地说这样的过程已经被前置了。在 FIRST 放映的电影,像《鱼乐园》这样全凭朋友们在一起生活一起玩出来的“手工艺品”,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FIRST 创投会现场


越来越多的电影是在投资方和出品方的保驾护航下出产的成熟“工业品”,在很多部电影的映后,你都能感觉到制片人对电影有着比以往更高的把控力。过去有很多新人导演在 FIRST 展现出了惊人才华之后,会在进入到工业体系中面临转型和磨合的阵痛,以至于再难产出好作品,但如果处女作就已经完整经历了电影工业的流程,这种风险无疑会变小很多。



曾经 FIRST 是这些青年导演的庇护所,让他们可以自由地挥洒自己的才华而不去过多考虑产业和资本,但现在 FIRST 更多承担起了让青年导演更直接更容易地面对产业和市场的责任,将阵痛的过程尽可能缩短。



于是我们也不难理解 FIRST 的 CEO 李子为公开限制观众评分的举动,在 FIRST 的“三高”电影养成记论坛上,FIRST 赞助商阿里影业副总裁李捷就直接表示,现在中国电影的生死就由豆瓣、猫眼和灯塔的评分决定,观众会用评分来投票,可以想像《马赛克少女》5.6的评分对电影的前景意味着什么。


在某种程度上,FIRST 在市场上已经和这些电影形成了休戚与共的关系。


市场和创作者之间的联结也已经比过去深入得多。在电影市场颁奖酒会上,以各个电影公司名字命名的奖项颁发给了竞赛入围和创投单元的电影,这些电影基本只有一个核心概念和一个还不成型的剧本,但已经不妨碍这些电影公司以这种方式更容易地介入到整个项目之中。


这同时意味着导演也已经被更早地纳入到了电影这个严密的工业体系之中,齿轮一旦开转便再无停下的可能。今年的 FIRST 创投会上,一部名叫《阿来舅舅》的电影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创投评委都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也表示出了对项目的浓厚兴趣。


但一位电影制作公司的朋友告诉我,《阿来舅舅》已经被阿里影业相中,其它公司想要看到剧本也几乎没有可能。有阿里影业的介入,这部电影从前期筹备到上映宣传都不再是难事,甚至完全有可能在院线拿到一个亮眼的成绩,只是这样一个属于导演舅舅的私人传奇故事,到底还有多少浪漫能够得以保留呢?



在 FIRST 颁奖盛典的媒体见面会上,娄烨对所有人说 FIRST 很重要;在FIRST 闭幕之后,FIRST 的名誉主席谢飞在接受电影采访时说,“你要求所有的年轻人,新的有才华的人都迎合这个市场,那你就会伤害很多有价值的导演。”



Copyright © 2018 凯发网址娱乐凯发网址娱乐-凯发网娱乐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